家人助弱智阿富活出自尊 弱視阿樂積極面對人生

五十六歲的阿富是一位輕度智障人士,出生至今一直居住在路環,自幼由母親照顧他的生活起居。二○○八年母親離世後,由胞妹一人肩負起照料他的責任,每天為他洗衣、做飯,患病時陪他就診、吃藥,關懷備至。

康復訓練成績顯現

胞妹劉女士憶述,"阿富好大個都未係好識行,而且膽小怕事,所以母親一直將他留在家中,沒有上過學"。早年曾跟弟弟到新馬路附近一家公司當油漆學徒,但因智力障礙,最終學無所成。五十多年來,母親就這樣"一把屎、一把尿"把他帶在身邊,呵護着、照顧着。

母親年紀漸大,照顧阿富顯得力不從心,阿富必須學習自力更生。二○○四年,透過社會工作局的社工 轉介,母親帶阿富到澳門特殊奧運會附屬弱智人士職業培訓暨展能中心接受服務,這是他出生以來第一次接受復康服務。劉女士相信,由於澳門早年沒有相關服務, 令哥哥錯失早期介入訓練和改善的良機,以致現在自理能力較差。自從接受中心訓練後,阿富大有進步,不但脾氣好轉,說話及表達能力改善,而且很喜歡回中心,不管颳風下雨,從不遲到,也甚少請假,即使八號風球懸掛亦惦記回中心,待風球除下即搭車前往。哥哥的生活有所寄託,讓她感到十分欣慰。

阿富還參加了中心的職業技能訓練,曾參與附近教堂花園的清潔工作,並接受不同工作培訓。培訓主任 梁兆璋對阿富的評價很好,稱讚他工作盡責,從不偷懶。與學員一起"開飯"時,還自覺幫忙拿碗筷,從不爭吵。更與幾個同齡學員"有傾有講",暢談日常生活瑣 事、趣事。但隨着年紀漸大,體力減弱,中心負責人已逐漸減少讓他外出工作或接受培訓,改為安排其他文娛康體活動,以免他過於疲累。

親情難捨無怨無悔

現時,阿富周一到周六仍會到中心,生活十分規律。周日、假日或晚上習慣到新馬路一帶閒逛,胞妹覺 得這可能是他唯一的興趣。除了生活自理能力較差,洗衣、洗碗都需要她"執手尾"之外,整體上阿富還算"乖",可安心在社區內過着自由自在的生活,暫時無須 倚靠住院式照顧服務。居於社區,既可活得精彩,甚或作出貢獻。早前,阿富還接受了殘疾評估,被評定為智力輕度殘疾,於今年一月獲發殘疾津貼。這有助改善他 的日常生活,還減輕家人的經濟負擔。

從母親○六年因病入住護養院至○八年離世,胞妹劉女士每天替阿富煮飯、洗衣、打掃房子,每周幫他 洗頭,並按照他的喜好添置衣褲鞋襪,冬天還及早為他準備禦寒衣物,對他不離不棄、無微不至。劉女士坦言:"老公有得揀,但父母兄弟冇得揀",母親離世後, 看着智障的哥哥無依無靠,怎能放下不管?"你唔理,邊個理佢啊?"認為這談不上偉大,而是彼此間難以割捨的親情。

儘管照顧哥哥比照顧小孩更費心力,但她無怨無悔,只希望哥哥有生之年能快快樂樂地生活下去。

 

弱視阿樂積極面對人生

深度近視、散光及弱視等先天性視力問題,從出生至今都困擾阿樂的生活,令他成長之路充滿曲折和艱辛。除了長期需配戴一副厚厚的眼鏡外,他還隨身帶備一 個十倍放大鏡協助閱讀。看他頂着一副笨重的眼鏡,拿著放大鏡,對着不足半呎距離的書本或電腦屏幕閱讀和書寫,這畫面叫人心疼和感動。先天缺憾除了對他的生 活帶來種種不便,有時更危及他的安全,有次便險些被巴士撞倒。

堅持學習充實自我

胞阿樂今年二十九歲,是家中長子,父親在他十六歲時因病離世,三兄弟的撫養重擔全落在母親一人身 上。為了照顧他們三兄弟,母親在一家食品公司兼職,但每月收入仍有限,須向社會工作局申請經濟援助。阿樂雖然有先天性眼疾,生活和學習倍感艱辛,但仍堅持 完成高中課程,期望畢業後努力工作,改善家庭生活條件,減輕母親的重擔。

不過,現實並不如他想像般順利。二十一歲才高中畢業的他,本欲尋找一份文職工作,但一直未能如 願。逐漸,他面對現實,即使是清潔粗活或保安員也願意做,但卻因為視力問題或被歧視而離職。有一次,他找到了一份辦公室清潔工作,這件一般人眼中易如反掌 的差事,對阿樂卻是重大的挑戰。由於視力障礙,難以辨認出污垢而屢遭投訴,為免影響僱主和同事,他最終被迫離職。

賦閒在家兩三年,看着兩個弟弟相繼投入社會,阿樂多麼渴望有開明的僱主能給他的工作機會,減輕家 人的負擔。讓人欣慰的是,從小飽遭歧視的阿樂,沒有因為成長經歷艱辛而自怨自艾,而是憑着「遇到挫折仍要勇往直前,克服困難」的信念面對人生。失業期間, 他一方面努力尋找工作,另方面報讀勞工局開辦的職業技能培訓課程,堅持學習,充實自己。

自給自足深感自豪

約一年前,阿樂終於找到一份理想的文職工作,負責替客戶「落單」、報價,聯絡客戶和處理文書等。 雖然弱視令他比一般人付出更大努力,但認為工作辛苦是正常事。能有固定收入,生活自給自足,不須依靠別人,令他感到開心自豪。阿樂坦言,因為弱視影響,工 作出錯率甚高,幸好同事包容和體諒,有時工作比較緊急,同事也會主動幫忙。

除了同事,阿樂還得到中學同學的協助。畢業後,他們不但保持聯絡,還時常關心他的生活需要,多次以「友情價」轉讓手機、電腦、數碼相機等智能科技產品給他,讓他與同輩相處時有共同話題,不致與社會脫節。此外,阿樂喜歡動漫,因此結識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分享箇中樂趣,還經常搞一些同好間的活動,甚得朋友歡迎。

作為家中長子,阿樂時刻記掛着要努力賺錢養家,把每月一半工資交給母親,希望減輕她肩上的擔子。也因為殘疾人士尋找工作不容易,他很珍惜現在的工作機會,表示會努力工作,同時善用政府的持續進修計劃,報讀多一些課程,自我增值。

表達訴求爭取認同

去年,阿樂被評為第一級視力輕度殘疾,十一月底獲發殘疾評估登記證,每年可獲發六千元殘疾津貼,減輕他部分負擔及往返離島上班的車資開銷。今年初,阿樂還第一次出外旅遊,憑特區政府發出的殘疾評估登記證,獲得當地殘疾人士優惠,這種體驗讓他倍感雀躍。

阿樂從沒以殘疾作為逃避或自怨自艾的藉口,憑著「遇到挫折仍須勇往直前,克服困難」以及總有出頭天的信念,爭取工作機會,過上自尊自強的生活。他並以過來人的身份,鼓勵殘疾人士積極面向社會,表達自己訴求,爭取別人認同。深信這才是人生正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