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社會支持戒毒事半功倍

毒品對人的影響極深,時下青少年不少都低估了其禍害,自以為可隨心所欲地駕馭它。孰知當嘗過第一口毒品後,生命就烙下了不可磨滅的傷害。現年廿四歲的 文仔,十五歲輟學,因無所事事又很想融入同輩圈子,經常隨朋友北上到內地夜場消遣。在濫藥朋友慫恿下,文仔嘗了第一口毒品──氯胺酮(俗稱:K仔),從此 踏上難以自拔的不歸路。

吸毒減壓愈陷愈深

胞文仔的青春年華在漫無目的中虛耗着,濫藥的短暫快感雖讓他輕鬆飄然,但對身體的傷害亦逐漸浮 現:經常疲累、精神不振和胃痛等症狀,不斷向他發出警告,卻未能喚起他的警覺。十九歲那年,父親突然離世,文仔須負起照顧家庭的重任。原本毫無負擔的他, 無法排解這突如其來的壓力,結果還是選擇了毒品,企圖以虛妄、縹緲的假象忘卻壓力,逃避現實。   

及後,為分擔照顧家庭責任,文仔從事博彩業工作,並認識了一班"志趣相投"的同事。他形容工作 “機械式、沉悶、無聊",看不清人生方向。從而,吸毒的次數和份量逐漸增多,不但每天吸食,嚴重時甚至每小時或半小時吸食一次,即使沒"貨"也有同事免費 供應。就這樣一步步地沉淪毒海。原本任職賭場是為了分擔照顧家庭的責任,但毒癮已花光他所有金錢,每天須支付一千元。開銷巨大加上身體發出警報,他逐暫意 識到問題嚴重,曾嘗試自己戒毒,但每次都維持兩、三天便走回頭路。在這黑暗的漩渦裡,文仔越陷越深。為解決吸毒的開銷,更參與藏毒、運毒,並在二○○九年 的一次運毒中被警方拘捕。

念及家人堅決戒毒

幸好,令文仔"斷正"的一千五百多克"K仔"經檢驗後證實全 是假貨,連跟進輔導的社工也為他感到幸運。假如當時所帶的是真"K仔",可能要面臨最高十五年監禁。最後文仔僅被控以吸毒罪。候判期間,文仔在家人和社工 的鼓勵下,決定進入戒毒院舍接受治療。院舍規律的生活和"三不規條"(不許吸煙、不許講粗口、不許看電視),起初令文仔很不習慣。尤其他接受的福音戒毒須 每天讀聖經,與院友分享自己過往不良行為,以及作自我反思等,讓他感到相當沉悶和抗拒。就在想好逃跑路線準備出走時,他突然想起:"放棄咁多嘢,搞到屋企 人咁傷心為乜?"就是這一剎那的念頭,及時制止了他逃跑的衝動。   

“停一停、諗一諗"這個閃念,帶給文仔欲改變命運的動力。同時,曾與他一起吸毒且健康狀況比他更 差的一名院友推介他讀聖經,堅定了他力求改變的決心。他深信,別人做到的,自己也可以做到。從此,他積極參與院舍每天的分享和自省活動,慢慢地從聖經中得 到了啟示。治療期間,家人不離不棄的鼓勵和慰問,更是他的強大後盾。入院舍兩個月後,文仔因為行為良好獲准與家人見面。看到母親和姐姐久違三年多的燦爛笑臉,文仔深受感動,並有所體會:"原來我錯咗咁耐都唔知,搞到佢哋咁多年都咁唔開心。"

吸毒遺害無法根治

一向顧家的文仔,深知姐姐一人擔起家庭重擔並不容易,所以時常提醒自己要堅持,不再接觸毒品。過程中雖然也有朋友致電引誘,最終都被他拒絶。甚至和以前的朋友斷絕了聯繫,並主動遊說朋友戒毒。他坦言,過去的工作工資雖高,但刻闆沉悶,容易令人喪失生活的目標和動力。過往一些同事更把毒品作為減壓工具,視濫藥為一種理所當然的正常行為。如今回望,實在荒唐!

為期一年的住院戒毒治療結束,尿頻、胃痛等吸毒後遺症早已康復,但毒品對腦神經的創傷卻為文仔留 下無可復元的烙印──初期腦退化症,實在令人痛惜。尚幸文仔重新找到人生奮鬥的目標和動力,除了堅守不吸毒的信念,每天打波、跑步做運動外,還積極協助新 加入的院友適應新生活。重獲新生的他,本可放飛自己,但他選擇留在院舍,並正式成為見習舍監,以"生命影響生命",與人分享自己成功戒毒的經歷,陪伴走着 自己舊路、在毒海中迷失方向的院友擺脫毒害。他並以"過來人"的身份,呼籲和鼓勵濫藥人士勇敢接受戒毒挑戰,向毒品說不。

努力付出不計收成

戒毒和預防濫藥從來都是一項艱巨、吃力不討好的工作,不但同行者少,也很難以"付出"去衡量"收成"。每當家長不配合、不理解、不支持,同工所作的一切努力都會事倍功半。但他們深信,每個濫藥和偏差行為個案,只要慢慢調教、引導,加上社會各方給予更多關懷和機會,迷途的生命定然知返,並煥發生命光彩。在戒毒和外展服務的路上,希望家長們與社會能給予更多支持和配合,用親情及不放棄的態度,扶助孩子,戰勝毒害。 

澳門"青年挑戰"綜合培訓中心男子中心主任陳志寧坦言,濫藥人士生活作息顛倒,常有偏差行為,對 生活和自我失卻信心,也因吸毒變得自閉和迷失方向。作為戒毒工作者,除了要幫助他們戒除毒癮,更重要的是協助他們矯正偏差行為,重塑價值觀和生活自信,關 注他們身、心、靈的健康。這不但需要長時間陪伴和了解他們,也需要戒毒者家人的配合和支持。雖然付出的努力不一定有成果,但只要有戒毒者成功戒除毒癮,重返社會,就給予他們堅持信念、繼續努力工作的動力。

戒毒工作不能"一條藥方用到底"。陳志寧表示,每個個案都有不同的生活背景,院舍必須為他們度身 訂造治療課程,譬如協助他們重建家庭關係、婚姻關係或親子關係,教導他們做好金錢和時間管理,為重返社會作好準備。坦言所有濫藥者思想都高度設防,職員會 讓較有決心的戒毒人士協助新院友適應環境及確立信心,然後由職員介入,長時間陪伴及關顧,建立互信後,了解和找出問題癥結,對症下藥。

他提醒家長,倘子女不幸染上毒癮而須戒毒時,千萬不要內疚、自責而作出"補償",對子女千依百 順,有求必應。因這做法不但容易被子女利用牽制,養成其他不良行為和心態,也會讓院舍的戒毒工作百上加斤。相反,家人不聞不問同樣影響治療效果,曾有堅持 戒毒十多月的人士,在重返社會找工作時,因得不到家人諒解和支持,在離開短短十天後須重返院舍,前功盡廢。

必須家人配合支持

二○○七年投身青少年外展工作的基督教新生命團契SY部落副主任柯麗珊,接觸過不少讓她印象深刻的濫藥個案:有單親濫藥少女因長時間濫藥導致"鼻 穿窿",有女莊荷因濫藥需穿尿片上班,也有濫藥者出現被害妄想症及暴打家人等失常行為,更有少年北上濫藥過量暴斃,三周後才被家人尋獲。坦言不少青少年把 毒品當作減壓工具,加上毒品容易取得,令問題普及化。同時,濫藥場所趨向隱蔽令外展工作更為困難。儘管如此,她仍堅信外展服務是一項撒播種子的工程,縱使 不知何時發芽,但預防濫藥的種子必須長期撒播。

柯麗珊強調,家長是預防濫藥外展工作重要一環,有家人的配合、支持和鼓勵,青少年遠離毒品的工作 才能取得更顯著的成效。外展工作的手法,同樣是以"生命影響生命",從高危青少年的處境和減低傷害出發,不標籤也不歧視,用關愛的心態跟他們談論濫藥的危 害,提出忠告及建議,提高他們對毒品危害的警覺性。她十分贊同"過來人"分享吸毒經歷比社工的講述更具說服力,也認同外展服務必須與社會各界加強合作。透 過社會各方面的支持,預防濫藥的前線工作才能有更大的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