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讓對方知道

職反叛幾乎是青春期孩子的固有特質。自幼承受父母離異及學 習成績欠佳等壓力的康仔,自然無法例外、也無可避免地反叛。為表現自己對當下生活狀態的不滿,也為了吸引家人的關心和注意,六年前他開始離家出走。從一 天、一個星期,到一個月、三個月,甚至半年,離家出走時間和次數因與家人的溝通不善,和自己對家人的誤解而逐漸變本加厲。在這過程中,雖然學校社工、老師 不斷開導,家人也好話說盡,希望他改善自己的偏差行為,可當時的康仔都只覺得"別人怎樣想是別人的事,與我無關",聽不進去。

夾BAND宣洩不開心

儘管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地離家出走,但康仔也發現,自己希望引起家人的擔心和關注的初衷,並沒有 因此奏效。可值得慶幸的是,他並沒有因此借助濫藥來逃避,而是藉由與人夾BAND打鼓這一興趣,宣洩自己內心的不開心和壓力。因為陪伴朋友的關係,他也斷 續出現在街總社區青年服務隊中心,並在一年前認識了中心外展社工阿泰。在阿泰"軟硬兼施"、循循善誘下,康仔開始向他敞開心扉,透露自己生活中的不如意 事。

康仔父母在他小時候便離異,康爸父兼母職撫養康仔和弟弟,還要工作掙錢養家,分身乏術之下唯有忍 痛把他送到內地親友家寄養。父母離異和被送到內地讀書的生活經歷,讓康仔感覺被人拋棄而鬱鬱寡歡,養成了反叛、內向的性格。他透露,父親雖然告訴他父母離 婚的事情,但當時自己根本無法接受也不明白,後來更因返內地讀書,與父親的溝通更少,以及父親再婚,對父親更加無法諒解。

真情化開冰凍關係

康仔把自己內心的鬱結都傾注於打鼓。四年鼓齡,音樂及鼓樂節奏的天份備受有心人讚賞。去年十月, 經街總社區青年服務隊的刻意安排,康仔在不知情下獲邀參與"飛揚演藝人協會"四周年會慶演出,其打鼓技巧不但獲得全場掌聲,也令出席欣賞的嘉賓、政府官員 和立法議員大為讚賞。

康仔在舞台演出時,康爸抱着花束出乎意料地現身舞台,還送他兩支"鼓棍"。現場的親身見證,康爸 得知兒子的打鼓才華受到社會認同,了解到兒子不是沒有理想的青年;康仔則因父親用實際行動表達支持、鼓勵和關愛,感受到了實實在在的父愛,這對彼此關愛卻 因溝通少而疏遠的父子,在舞台上情不自禁地抱頭痛哭,用開心的淚水化開了冰凍多時的父子關係,讓全場也備受感動。

父子不明對方心事

父母對子女的愛是毋庸置疑的,但愛要讓子女知道卻並不是件易事。康爸對康仔的愛也是如此,面對兒子無心向學、離家出走,康爸既擔心又緊張,卻不知如何勸導,只希望他找份工作,不要終日無所事事,不務正業;熱愛打鼓的康仔,也不明白為甚麼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也無法獲得家人支持。父子倆因長期分居、溝通少,各懷心事卻不說明。

飛揚周年會慶演出後,康仔和父親的關係逐漸改善,也聽社工勸導每天回家,總算改掉了離家出走的壞 習慣。如今回想起以前經常離家出走、流連網吧和公園的日子,康仔直言"好荒唐"。當初自以為是的許多事情都不是真的,而且自己也從沒有用心想過要解決問 題,反而選擇了逃避,白白蹉跎了許多青春歲月。

感到父親付出太多

其實,比起其他的孩子,康仔自覺很幸福和幸運,雖然母親自幼撒手不管,離他父子三人而去,也沒有 在他記憶中留下特別深刻的印記,但父親由始至終並沒有因為再婚而忽略或減少對他兄弟倆的照顧和關愛。如今細想,他相信婚姻失敗對父親也是很大的打擊,但父 親仍盡心盡力撫養他和弟弟,還要兼顧工作,肩上擔子沉重。自己到內地讀書時,父親無論多忙也會抽時間去探望,暑假接他回家。他承認,換作是自己未必可以做 得到父親所做的,因此,覺得"爸爸好偉大"。

雨過天晴,現年十八歲的康仔感恩自己還來得及改過,決心要把過去不好的習慣扔掉,從現在開始認認真真做人,要"生性"懂事,不讓家人操心,也絕不讓自己有機會和理由走回頭路。在街總社區青年服務隊安排下,康仔目前在"GUIDE MOVIE"攝製隊學習拍攝影片及剪片,此刻也很開心、很享受這份工作,因為這份工作讓他可以自力更生養自己,不用再讓家人擔心自己無所事事和增加家裡的經濟負擔。

外展社工助糾偏差

十八歲是成年的標誌,康仔深知自己再不可以任性妄為,也開始意識到"興趣未必可以當飯吃",必須 為自己的未來做一些鋪墊和規劃。所以,現在除了繼續改善與包括後母、外公、弟妹、父親的溝通和相處外,也會盡力做好當前的工作,努力學習掌握一技之長,為 日後正式踏入社會工作做準備。當然,他還會利用工餘時間繼續提升自己的興趣,也希望日後重拾書包,自我增值,提升知識水平和社會競爭力。

康仔把自己心態的轉變,歸功於外展隊社工的包容、幫助和循循善誘,因為他們的開導讓自己開了竅,讓自己得以走過陰暗潮濕的雨季,以開朗、自信的心境,在年輕的十八歲重新整裝出發。

當頭棒喝開竅醒覺

的確如此!令康仔迷途知返的背後,外展社工嘗試了各種專業工作手法,付出了許多努力,只希望在他的人生道路上扶他一把,幫助他、陪伴他,和他一起走出迷濛的成長瓶頸。阿泰憶述:剛接觸康仔的時候,便知他是一個有夢想的青少年,只是暫時迷失了方向,但幫助他認清自己和糾正偏差行為,過程一點也不容易,更不是自己一個人的力量能夠完成。

認識康仔後,阿泰發現他自信心低、內向,為找出問題根源以便更好地提供協助,他一方面與康仔溝 通,另方面也暗地裡找其家人了解情況。但因其家庭狀況比較複雜及親子關係比較不穩定,康仔並未能按進度改進,也比較迴避社工的輔導。這情況阿泰看在眼裡, 也急在心中,於是他在去年夏天的某個黃昏,載着康仔直奔人跡鮮至的大潭山郊野公園,迫康仔面對和看清自己的問題。面對阿泰充滿關愛的真誠斥責,康仔如當頭 棒喝,忽然開竅醒覺,徹底放下心防,向阿泰敞開心扉,表露不想再渾噩度日,希望改變的決心。

沒有青少年不長進

“能夠看見自己’個仔’的成長,相信是每個社工的最大安慰與滿足。"阿泰指輔導康仔過程中,自己也有所成長,康仔的成長更是其家人、外展團隊、康仔朋友和同事,以及願意為邊青提供機會的不同機構共同努力的成果。他並深信:每一個青少年都是充滿希望的,往往都只是欠缺一個機會。我們能做的就是創造更多不同層次、不同形式的機會,讓他們找到屬於自己的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