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患會康復

——體諒包容予支援  融入社會不困難
精神病患會康復
 
精神病康復者經過漫長的康復道路後,如欲重新工作、融入社會,除需要堅忍不拔、自強不息之外,亦有賴身邊人多體諒和包容,隨時伸出援手,協助和鼓勵他們面對逆境,走出低谷,踏上光明前路。
 
接受培訓可就業

1
阿惠(左)現從事清理街招工作。


​阿惠(化名)是一名精神病康復者,現年五十歲,過去曾擔任電話投注員、傳菜員、製衣廠工人等。患病初期,她經常感到焦慮,有被害妄想,難與別人相處。後來工作也大受影響,無法就業。治療期間,又因沒有遵循醫生吩咐服藥,導致精神狀態不穩,須入住精神病院。
 
雖然阿惠在失業期間獲發社工局經濟援助,但她一直渴望重新就業,自行承擔照顧女兒的責任。她堅信:“只要有能力,自己的事自己做”。完成治療後,她經醫院轉介至日間康復服務機構“利民坊"接受職業培訓,並從而進入一所清潔公司工作,每月薪金約六千元。回想重返職場初期,除要克服人際溝通的困難外,亦要面對工作本身的挑戰。她勉勵自己“不要胡思亂想,最緊要開心,踏實工作。"在家人的支持及同事的鼓勵和幫助下,她逐漸適應這份工作,表現獲得肯定。
 
企業:態度忠誠
加入公司約兩年間,上司胡先生安排阿惠從事較簡單的清理街招工作。胡先生表示,清理街招屬重複且沉悶的工作,員工需具有高度自覺性。在他眼中,阿惠勤奮實幹,默默耕耘,每日工作八小時,從不偷懶!”雖然阿惠是精神病康復者,但胡先生認為她能一心一意地完成所委派的工作,故此,公司早前提名她參加“第六屆優秀殘障僱員嘉許計劃。"胡先生的公司多年前已與利民坊合作,僱用完成職業培訓的精神病康復者,阿惠已是他們聘請的第三位康復者。胡先生相信他們對公司忠誠,不易流失,有助公司長遠發展。未來,會繼續與利民坊合作,履行社會責任,為精神病康復者提供就業機會,協助他們建立自信,重投社會。
 
社服:定期跟進

1
天祐(左)期望好好裝備自己,逐步邁向公開就業。


​利民會總幹事蘇景楊表示,利民坊去年有一百○四名精神病康復者接受職業培訓,當中六十五人參與輔助就業,十六人公開就業。在就業配對初期,就業輔助主任會定期聯繫公開就業的精神病康復者,了解其工作適應情況,有需要時提供輔導跟進,協助其疏導個人情緒及適應工作。一般而言,精神病康復者在同一崗位工作滿半年便漸趨穩定,過程中,需要僱主、同事和家人的支持及鼓勵,才能事半功倍。
 
家人支持康復快
同樣是精神病康復者的天祐(化名),在高中時出現幻聽,經常有一把“聲音"向他述說各種怪事,命令他做出怪異行為,例如抬藐着神主牌在街上亂逛。家人起初以為他撞邪,未有帶他求醫。但幻聽造成的惡果接踵而至:首先因專注力下降,學業成績一落千丈,被迫退學;又因為脾氣變得十分暴躁,家人不理解而經常爭吵;此外,身體容易疲累、情緒低落,甚至萌生自殺念頭。後來,在媽媽陪同下天祐接受了精神科診治,證實患上精神分裂症,需要長期服藥及覆診,並定期注射精神科藥物。求醫及康復道路十分崎嶇,天祐曾因不願服藥、不定期服藥,令到病情反覆及惡化,幾度入住精神病院。他表示,“打針很痛,食藥又有副作用,經常很睏。"慶幸媽媽一直陪伴在旁,不離不棄,令他的病情逐漸好轉,漸趨穩定。展望未來,他表示:“希望好好裝備自己,逐步邁向公開就業。”
 
謝各界攜手幫助

1
天祐(左)參加洗車之職業訓練。


天祐的媽媽表示,十多年前,本澳的精神病醫療及對家屬的支援服務並未完善,當時自己既要面對兒子患病的現實,又要打工養家,壓力十分沉重。隨着本澳醫療水平逐漸提高,政府對精神病患者及其家屬的支援到位,自己的壓力大減。眼看天祐逐漸康復,她衷心感謝政府和社會各界的幫助。
扶康會怡樂軒助理經理黃達洋表示,○九年首次接觸天祐時,他病情尚算穩定。怡樂軒透過跨專業團隊服務,為他制訂職業復康計劃,提升其自信心、情緒處理技巧、認知功能等,助其獨立生活,為將來公開就業做好準備。黃達洋讚揚天祐樂於與別人溝通,願意接受別人意見,現時更擔任中心的清潔隊長,相信投身社會指日可待。
 
社會工作局一直關注社區精神健康工作,透過轄下五個社會工作中心及家庭輔導辦公室,為遭受生活、情緒和心理困擾的市民提供相應的服務與支援。同時,透過與民間社會服務設施的合作,以財政資助、技術輔助、設施讓與等合作方式,協助相關機構及家屬組織開展多元化的精神康復服務,包括日間訓練與支援、職業訓練及外展社區支援等。此外,透過專項資助計劃,支持設施組織不同活動,促進包括精神病康復者在內的殘疾人士發展潛能,融入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