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會毀你一生!

過來人告誡賭絕不能證明自己能力

自一九九八年開始,足球博彩在澳門合法化。從小喜愛足球的阿Ted逐漸迷上"賭波"。最初只是抱着小賭怡情的心態玩玩,注碼不大。但自從第一次投注"小勝"後,他參與賭博次數逐漸頻密。後來更因為一次"贏大錢"的經驗,展開了為"賭"瘋狂的道路。

父母安排缺乏目標

不論是歐洲盃、歐冠盃等矚目球賽,還是二、三線的賽事,甚至是籃球賽,阿Ted"有波就賭,大小通殺"。一些賠率較高的球賽更成為主攻投注的目標。為了滿足感與即時知悉是否有"斬獲",他經常廢寢忘餐地觀看大小球賽的直播,並用手機、電腦上網追蹤賽果,務求以第一時間掌握"最新戰況"。 出生在小康之家的阿Ted,中學時成績不好,被父母送到外國留學。然而,他對父母的安排不感興趣,中途退學返澳。其後,父母讓他到家族經營的餐廳工作,希望將來繼承家業。但父母事事安排、打點的做法,令他失去人生目標及缺乏成就感,終日糊裡糊塗,沉迷"賭波"。

賭波冇癮轉戰賭場

他將全副精神寄託在賭博上,每天只帶着一副軀殼上班,後更挪用餐廳公款作賭本。自二○○七年開始,"賭波"已不能滿足阿Ted日益滋長的賭博慾望,開始每天進出賭場,甚至通宵達旦,希望有朝一日能"刀仔鋸大樹",痛痛快快大勝一局,尋回失去的成就感及多年輸掉的金錢,並向父母證明自己的能力。事與願違,"賭博"不但未能讓他證明自己的能力,更浪費他人生黃金十年,欠下接近四十萬元的賭債。

家人鼓勵正視賭癮

阿Ted漸漸意識到不可繼續沉淪,在家人鼓勵下,決定向聖公會樂天倫賭博輔導暨健康家庭服務中心求助。在接受輔導期間,他開始正視自己的問題,認清賭博會為自己及家人帶來困擾。同時,他反思自己的人生目標,決定與賭博劃清界線,並選擇了一份自己感興趣的工作——導遊,期望以此證明自己的決心和能力,並對自己的人生負責。 在戒賭最初的十個月,因導遊工作收入不穩,加上感情問題,以及家人的無形壓力,令他的心情猶如過山車般高低起伏,曾經再次藉賭來麻醉自己,逃避問題。還幸他繼續接受戒賭輔導,逐漸地,他改掉一些處事和消費上的壞習慣,變得成熟。後來,更轉職擔任賭場監控,面對不少像自己昔日一樣嗜賭的人們。 阿Ted決心改變自己,爭取家人的信任和支持。至今,他沒有涉賭已一年多,除了持續參加戒賭小組,努力工作,儲錢還債外,他已與父母和好,並積極自我增值,希望以自己的經歷協助仍沉淪賭海的人。

回顧賭因訂立目標

處理阿Ted個案的中心主任曾美芬認為,阿Ted具有典型男性賭徒的特質:自以為被父母認定一事無成,藉賭博尋求刺激,追求自我價值及別人的認同。在接到求助後,中心人員協助他回顧參與賭博的原因,認清賭博的本質和禍害,養成新生活習慣和模式,並訂立人生目標,鞏固戒賭決心。儘管五年戒賭路上,偶爾出現"返賭"情況,但阿Ted每次都重新認識自己,得以成長:由吊兒郎當、漫無人生目標,到確立人生路向,為自己負責。最難得的是,他沒有放棄戒賭輔導,過程中,也獲得家人的支持和信任。

切勿輕視賭博禍害

對於未來,阿Ted充滿期待,希望在自己感興趣的導遊事業上繼續發展,然後結婚、置業。他提醒參與賭博的人,切勿輕視賭博禍害,把它當作一場贏錢、輸錢的遊戲。賭,會毀你一生,甚至令人家散人亡。若發現自己沉迷賭博,應立即求助。

防治問題賭博處:主動戒賭者趨增 防治問題賭博各界要齊心努力

為應對博彩業發展帶來的潛在問題,社會工作局於二○○五年底開設防治問題賭博處問題賭博輔導中心,為受賭博問題困擾的人士及其家人提供面談輔導、熱線輔導及財務諮詢等服務。同時透過開展社區性的預防宣傳教育及具針對性的專項計劃,減低問題賭博對個人、家庭及社區的影響,提升社會各階層居民預防問題賭博的意識。還積極與民間機構協作,透過設施讓與、財政和技術支援的方式,支持其推行問題賭博防治工作,以及透過學術研究、協作會議、工作小組、問題賭博人士中央登記系統等方式,探討和評估問題賭博的趨勢及求助個案的特性,從而規劃有關服務未來的發展方向。 據防治問題賭博處統計資料顯示,截至二○一三年五月,共接獲六百三十六宗面談個案(其中二○一二年新增個案為八十九宗,較二○一一年上升逾四成);熱線輔導個案為三千四百八十三宗(其中二○一二年新增個案為四百二十一宗,較二○一一年上升近四成二)。另外,問題賭博人士中央登記系統的數據顯示,二○一一年共有一百四十四宗個案,二○一二年則有一百四十九宗新增個案。自第十/二○一二號法律《規範進入娛樂場和在場內工作及博彩的條件》於二○一二年生效起,社會工作局與博彩監察協調局建立起個案轉介機制,鼓勵申請自我隔離人士接受輔導服務,由二○一二年十一月至二○一三年五月,經博彩監察協調局轉介予社會工作局的個案共有卅一宗,其中六宗個案轉介予民間機構跟進。 問題賭博的預防及治療工作須各方共同參與,才能取得最大的成效,包括政府應切實推行負責任博彩政策;博彩企業應主動執行負責任博彩工作,履行社會責任;民間機構及學術團體應在社區內持續開展相關宣傳及教育工作。只要社會各持份者克盡己責,在各自的職責上為防治問題賭博共同努力,相信定能減低博彩行為對社會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