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難而上單親亦有好將來

在困難面前,有人意志消沉,有人迎難而上,單親不一定是弱者,現實中有許多單親家長的逆境自強故事,很值得大家借鏡。

丈夫猝死徬徨無助

一九九七年,黃女士原本安穩的生活遭到嚴重的打擊──丈夫酗酒意外離世。○二年,她持三個月探親證帶着八歲的女兒來澳接管丈夫留下的房子。她憶述剛來澳時的生活十分艱苦,舉目無親,房子被斷水斷電,母女倆只好在朋友家梳洗,晚上回家以蠟燭照明,這樣的居住環境一過便是三個月,直至辦好房屋過戶手續。

丈夫離世後,黃女士是家庭唯一經濟支柱,但因當時仍是"無證人士",不能在澳門工作。擔心這種尷尬身份遭人歧視,也不懂得怎樣求助,只好靠拾荒為生。直到參加街總祐漢社區中心補習班的女兒因調皮被罰,和社工傾談時,"感覺社工應該可以幫到我",所以才放下戒心,敞開心扉,把自己的家庭處境向社工和盤托出。

社工協助度過難關

社工得知黃女士的情況後,不但減免其女兒的補習費,更幫助黃女士申請社工局經濟援助金,申請過程亦很曲折。當時臨近年尾,天氣轉冷,女兒發燒一個星期都不退,加上探親證到期需回鄉續期,黃女士旣心急又徬徨失措:"當時抱着生病的女兒一起哭。"最後只得拜託年逾七十歲的老母親來澳代為照顧女兒。回想當時的情景,黃女士百般滋味在心頭。幾經波折,社工局終批核了援助金,這筆在其他人看來不過區區一千三百元的援助金,對三餐不繼的母女倆可說是雪中送炭,解決了燃眉之急。

生活困難和壓力 面前,黃女士曾不止一次萌發自殺念頭,女兒一直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她說女兒生性聽話,從小學習成績優秀,從不讓自己操心。但初三那年卻一度沉迷電腦遊 戲,成績一落千丈,老師多番約見溝通,自己也為成績問題多次和女兒吵鬧。有一次,她因氣忿攻心,加上身體長期生病和生活壓力,盛怒下萌生自殺念頭,失控地 衝出家門。被母親過激反應嚇壞的女兒,無力捉住離開的母親,只好在大廈四處尋找。黃女士跑到大廈天台準備一死了之的瞬間,突然想到"可憐的女兒已經沒有父親了,如果我也死了,誰來照顧她?"及時打消了自殺念頭。

參加義工助人自助

社工家訪得知 後,便定期家訪與她母女倆談心,並鼓勵她們多參加社區活動,藉此打破彼此的隔膜。黃女士也透過參加社區的情緒小組,與社工及組員交流和經驗分享,釋放生活 壓力和紓緩緊張的情緒。她表示最開心的事,就是和女兒參加社區舉辦的賣旗活動,"那時候很開心,和女兒上街賣旗,她累了,我接手勸捐;我累了,她頂上,母 女倆輪流休息,互相關心,很有意義。"黃女士還積極加入街總祐漢社區中心的單親義工行列,定期參與探訪老人院、殘疾人士等義務工作。因為她希望"自己在接 受別人幫助的同時,也可透過自己的努力回饋社會。"

○八年是黃女士 生活的轉捩點,自己千盼萬盼的澳門居留權終於獲批。想到終於可以用澳門居民的身份和女兒一起生活,黃女士做好了投身職場的準備。敦料隨後卻被前後兩次手術 出現的乏力、頭暈等後遺症拖累,被迫放棄工作的機會,長期需靠領取政府援助金維生。當時黃女士找到了宗教信仰,藉由信仰釋懷自己的不幸遭遇。值得慶幸和鼓 舞的是,女兒今年順利考上了澳門大學,讀上自己喜歡的專業。在教友和政府的幫助下,女兒的學費也有了着落。黃女士坦言:"現在最大的心願是希望女兒成材, 做個對社會有益的人。"

回想在單親路上 一路走來的歷程,黃女士總覺得不可思議:"想不到自己可以這樣捱過來,十分感謝所有幫過我的政府、社團、社工和教友。"黃女士現已不再終日愁眉苦臉,懷著 感恩的心,大方地說出自己的故事,希望透過自己的分享,鼓勵遇到困難的家長,尤其是單親家長不要輕言放棄,遇到困難時應積極尋求援助,助人自助。

「超爸」現身說法冀社會關注

單親網絡助單家庭出困境

單親家庭被視為破碎家庭,似乎與「幸福」和「完美」沾不上邊。然而,單親爸爸劉先生指出,在政府支援和社區送暖下,家長和孩子自強不息,單親家庭也可發光發熱。

夫妻離異借酒消愁

社工局於○三年開始推展「單親網絡互助服務」,至今共接獲逾千宗個案,女性求助者佔九成以上。劉先生是為數不多的男性求助者之一,坦言自己完全沒有「家醜不外揚」的想法,向社工局求助後並獲社工介入協助,想不到可以這麼順利地步出離婚初期的陰霾。

與妻子分居第一年,劉先生經歷了人生最黑暗的低潮期,他憶述:在飽受婚姻失敗的困擾下酗酒,希望用酒精麻醉自己,暫忘離婚的傷痛。後來,法院把一對當時仍是小學生的子女判給他,因為不想在子女面前樹立壞榜樣,只好趁子女上學後偷偷喝酒。

求助網絡邁向重生

當未能適應單親爸爸生活的劉先生不斷自怨自艾「為甚麼離婚的會是我?」,繼續借酒消愁之際,同屋 住的包租婆同情地勸他「不要消沉下去」。癱坐沙發上、意志消沉的劉先生,眼見一對子女回家後乖乖地把作業遞到桌上讓他檢查時,意識到自己再沒有消沉的權利 和理由,於是決定向外求助,並透過社區輔助計劃,踏出重建生活的第一步。

離婚往往是夫妻倆無奈的決定,劉先生自認文化程度不高,卻深明需要向子女坦誠解釋的重要性。指出不少單親家長誤以為孩子不會明白父母的離異,毋須向孩子交代,讓孩子把父母離異的困惑積壓心底,長期缺乏傾訴、宣洩下,容易造成親子關係緊張。

提攜身教盡顯慈愛

劉先生明白陪伴子女成長是一個長時間和愛的故事,不惜向公司申請調整工作時間,騰出日間的時間教育和照顧子女。即使每天只能夠睡上三、四句鐘,也從不埋怨,寧願用其言傳身教、無微不致的關愛和付出,換取子女健康快樂的童年。

在一對子女眼中,劉先生並非「怪獸家長」,而是「超人爸爸」。女兒不曾忘記,爸爸為了提高她的學 業成績,與她一起跟着複讀機朗誦英文,還有握緊她的手參與電視節日「殘酷一叮」;兒子也滿懷感激,在爸爸囉嗦的背後,從父親那張慈祥的臉以及親手炮製的愛 心早餐中,感受到父親的愛。

融入社區淡忘不快

父兼母職,劉先生也有「超人不會飛」的時候,因為子女的教養道路上充滿危機。他認為透過社區開辦 的親子講座,可借鏡更多「轉危為機」經驗,有助拉近與子女的距離。常常鼓勵子女參與社區活動,心想父母離異對他們的心理創傷影響深遠,若社區能形成「家」 的感覺,讓他們感受溫暖關懷,也較易淡忘不愉快的過去。

「單親網絡互助服務」為單親家庭建立社會支援網絡,調動社區資源,促進服務使用者與社會聯繫,透過人助自助,邁出困境。在這套「聯網」模式下,劉先生一家順利得到社工局及不同民間機構的全方位支援,包括不同程度的經濟和情緒援助。

受困家長直面人生

多年來,劉先生仍然堅持上通宵班,但總是精神飽滿,皆因一家三口樂也融融。女兒上了大學,成績優 異令他毋須操心;兒子是學界運動健將。他希望兒子繼續發揮所長,未來回饋社會。並感謝社工局和有關社團社工的專業經驗和意見,協助辦妥離婚事宜,並跟進前 妻與子女的探視情況,也感謝社區對單親家庭的持續關愛,改善了他與子女的親子關係及需要。

懷著感恩的心,劉先生希望以「過來人」親身分享,引起社會各界關注單親家庭,並呼籲受困擾的單親家長(尤其是單親爸爸)積極面對人生,主動向「單親網絡互助服務」求助。